紀錄:梁友瑄

講者:石世明

臺灣正念發展協會理事、正念助人學會常務理事、行動心理師

 

在醫療職場上有各式各樣的壓力源,例如因注意力分散容易出錯;被情緒綁架,跳不出漩渦;頭腦無法關機,休息品質差;過度忙碌忘了照顧自己;身心耗竭無力關懷他人等。醫護人員已經快要筋疲力盡了。藉由正念Mindfulness,醫療人員學習專注力、情緒調節與自我覺察,經由八周正念減壓課程,養成專注、覺察、抽離的習慣,終止情緒負擔。

 

在推廣正念的過程中,護理人員的回饋令人動容。

精神科護理師:我約束病人的次數減少了,我多了一點時間喝咖啡。

護理長:雖然事情仍然繁雜,但是一次處理一件事情簡單多了。

居家護理師:很多病人跟我說,我換的鼻胃管是最不會痛的。

病房護理師:跟醫生吵架前,我會先祝福醫生也祝福我自己,再跟他溝通。

 

學習正念的護理師們是正念的種子,也對病人產生了影響。

護理師分享她將正念傳達給思覺失調症的病人時,病人表示在洗東西的時候,看到外面紫色的花好美,有兩隻蝴蝶在飛,風輕輕地吹,那是一種好幸福的感覺。原來,他也可以感受到幸福的感覺。躁鬱症、重度憂鬱症的病人在學習正念後,衝動、暴力、和情緒不穩定的現象也改善了。正念的種子,長成大樹。

 

那是一種好幸福的感覺。

正念更能帶來職場幸福感。

一位資深護理師描述,「當我專注在手中進行的事項(打針),總是能如此恰如其當地協調自己的心神與身體,愉悅地完成工作,一種自我實現的榮譽感及喜悅油然而生,這是讓我往前進步的最大動力。」

這是一項驚人的發現,這個因正念覺察而產生的動力,不僅降低了醫療職場上筋疲力盡的現象,更能成為一個向上的力量,提升自我。

「這是專注帶來的奇妙覺醒。」護理師說。

 

護理人員正念團體實行經驗分享:https://youtu.be/CiYWTx3DQGc

 

問答時間

請問:要如何成為正念師資?

回答:師資培訓要經過完整的訓練,要知道這些正念課程背後的意義與目的,並且以身作則。目前有長期的正念合格師資培育和短期的臨床引導師訓練。

 

請問:如何知道正念有沒有對我產生改變?

回答:可以分成客觀和主觀的檢視。「客觀」透過醫學影像、腦波圖、免疫功能等生理上數據觀察;「主觀」則是很簡單,你有沒有變得比較快樂?如果做了各種方法練習,還是睡不著覺、仍然人際關係很差、情緒起伏劇烈的話,表示正念還練習的不夠。不過這是相對的!如果一個人從原本脾氣暴躁,變成比較沒那麼容易抓狂,雖然還是會生氣,但這也算是一個進步唷!

 

請問:宜蘭有個國中推動了上課鐘聲後,寧靜一分鐘的運動,這有什麼幫助嗎?

回答:透過學校廣播系統敲響上課鐘,老師領導學生靜坐一分鐘,再開始上課的內容。利用鐘聲「噹噹噹」的時間,即使時間很短,也能讓心靜下來,專注力自然增加。醫院裡也有全院廣播系統,也許以後醫院也能敲響短短三十秒、一分鐘的正念鐘聲,除非在處理緊急的事情,其他所有人都能放下手邊的事情,安靜的呼吸,再繼續工作!

上午交流:https://youtu.be/PTrKks9OMaI